光能圖騰個案故事~轉載部落格原文

螢幕快照 2014-08-26 上午12.05.45

先前就知道,星宇老師的靈性天賦甚強。她提供一種很有特色的個案服務,用Henna指甲花手繪圖騰,同步接收關於個案的靈性訊息,稱做「光能圖騰」。

星宇最初跟我聊到她的這項服務時,我只把這件事放在心中,因為自己對畫畫沒興趣,想到顏料要在身上存留三週,更沒興趣。說也奇怪,放在心中會漸漸發酵,到了某一個點上,啪噠,蓋子不打開都不行。「時間到了。」我近日一直接收到這個念頭,於是跟星宇老師約了光能圖騰。

星宇的個案一向熱門,排了兩三週才排到,日期是2014年8月12日。這兩三週間我掙扎著是要請她畫在喉嚨還是肚子,因為這兩處是我比較弱的部位。到了現場,當星宇問我要畫在哪裡時,我還是未下決定。

「我最想畫喉嚨。」我這樣跟她說,「其次是肚子。」

她一聽到喉嚨,馬上考慮到我的工作性質不合適這樣出去拋頭露面。雖然她正在測試一種新的據說只會在皮膚上存留幾小時的顏料,但測試OK前不敢貿然讓我試用,因此建議我畫肚子囉。

就在不久之前,星宇成立了「陳星宇光能學苑」,場地寬敞舒適,有個開放吧台,大片木質地板,所以我就躺在鋪有枕頭的木質地板上讓她作畫。十分放鬆。

過分小心的制約

星宇先從我肚臍右側下筆,畫了沒幾下,就問:「妳做事是不是很仔細、很小心?」

我當下沒有馬上回答。因為我有兩個大腦,對工作是超龜毛,對生活瑣事就較隨便。

星宇繼續說:「我畫畫的方式跟個案有關,有些人是很豪邁地畫。」她拿著指甲花顏料大開大闔地比劃,隨即轉為小心翼翼,「可是對妳的時候就是一筆、一筆細細地畫,畫一下還要停下來檢查前面畫過的,沒問題才再繼續。」

我馬上聯想到我工作的樣子。我現在的工作型態最常用電腦打字,也許是寫email,也許是寫文章,無論寫什麼,我的確是每做一小段,就要停下來檢查,分段、標點這種細節,我都斤斤計較,不能有錯。

星宇說:「當我畫妳的時候,我看見一個還是小女孩的妳在畫圖,畫得很小心,好像有大人在旁邊說什麼,給妳這樣的制約。可能是有大人教妳要這樣做。」

我不記得有在畫畫時被大人說過什麼,不過倒是想到我媽媽。當我還小、她還年輕的時候,她有潔癖,擦地板是拿布跪在地下擦。我的幼稚園作業是剪貼,別的同學都做得亂七八糟髒兮兮的,她絕對幫我把剪字貼得乾乾淨淨、整整齊齊。

我承認在工作時繼承了如此過分追求細節的傾向,於是對星宇說了個笑話:「我自己太要求自己,導致別人也會要求我。有一次,我的文章少了一個逗號,馬上有網友跳出來指正我。」

星宇大笑:「我寫文章都很白話文,標點符號都沒注意,從來就不會有人說什麼。」

我點頭說:「我應該放鬆一點。」

羨慕鳥和野人

見我了解了,星宇繼續畫,畫出了好幾隻鳥。「其實妳很羨慕鳥。」

我羨慕鳥沒錯,有誰不羨慕鳥?這件事有什麼重要?

星宇說:「也許妳沒意識到,但是妳很羨慕鳥想到哪裡就到哪裡,想吃東西時只要往水中一叼就有東西吃了。」

沒錯,尤其是後者。忙起來的時候,我好希望隨時隨地有人供應我的餐食,所以最近都跑到咖啡廳工作,一餓只要招手就有東西吃,多讚。

星宇繼續說:「有些人出去旅行時要帶一大堆東西,可是妳不是這種人,妳帶很少東西就可以出門。」

我叫:「沒錯!我出門過夜只要帶衣服跟書就夠了,用隨便一個手提袋拎著就走。保養品什麼都不用。」

星宇接著突然大笑起來,笑得我有點摸不著頭腦。等她笑夠了,才說:「而且其實妳好想當野人。到荒野裡面,穿著草裙當野人──看不出來吔,怎麼跟妳外表這麼不搭?」

我大聲附和:「對,我高中的時候就超想到荒野去,而且是到新疆、西藏、蒙古那種超級偏遠的地帶,完全地放逐自己。」

星宇說:「很矛盾吼?妳又這麼小心翼翼,又想當野人。」

我弓身起來,看清圖騰。真的很奧妙。小心翼翼的那一部份,隔壁就是鳥和野人,它們距離如此靠近,似乎傳達著:我表現出來的,跟內心真正渴望的,存有強烈的落差。

星宇低頭作畫,幽幽地說:「想去,就去啊。」

「嗯。」我想我知道了。

以海水滋養

她接下來在我肚臍左下方畫出大片海洋。她問了我上次何時泡海水?有什麼感覺?

我說,好幾年前了。

她 說:「妳下次去泡泡看。每個人滋養自己的方式不一樣,有人是看星星,有人是到草地上,妳是泡海水。」她進一步解說,我的靈魂來自的地方(具體的措 詞忘了)是類似海洋的地方,旁邊有幾條有觸角的魚,算是我的守護動物。我如果能去泡海水,或用海鹽在浴盆裡泡澡,就能滋養自己,像是回到故鄉。

腹部的敏感天線

星宇在我肚臍右方接近側腰處畫出一個箭頭的圖案,說:「妳這一塊很敏感,妳有感覺到嗎?」

我說:「有。」近年已經發現到,每當我遇到不對勁的人事物,那塊區域就會很不舒服,也不是酸痛,也不是癢麻,但就是會覺得怪怪,好像卡了一塊什麼無形的東西在上面。尤其是遇到正在生氣的人的時候,我光看背影就能察覺到他們的情緒,我卻無法解釋自己是怎麼知道的。

星宇進一步證實了我的感受,「妳可以察覺對方的狀態、值不值得信任,也不是透過讀他們的肢體動作,是一種『我就是知道』的直覺。」

我滿開心知道自己擁有這樣的敏感度。

向上天汲取靈感

星宇接下來說的話更讓我開心:「妳有沒有試過寫作時先向上連結?」原來,只要我在寫作前先靜心,把自己調整到「臨在」狀態(試翻成白話:阿爾法波),上面會有很多靈感來讓我運用。

我心中的燈泡瞬間點亮。今天來最想聽到的就是這一點,因為這陣子以來我時感枯竭,這個方法正是一劑強心針,值回票價!

星宇瞬間感受到我的情緒,向上畫出一條長長的線,說:「妳好高興,長出了一條天線。」天線一路向上連接,長出了玫瑰和皇冠。星宇彷彿發現什麼新大陸,說:「其實妳很適合走華麗風。」

尊貴華麗的本質

我愣住:「華麗風?」

星宇尋找著措辭,類似戴著皇冠,很尊貴,很像貴族,很引人注目。她說:「這才是妳的本質。」

我 猛然頓悟星宇帶來的訊息,脫口就吐露我的家庭背景。這是我平時不會做的事。我坦承:「我可以,但是我把這些全都隱藏起來了。」我不戴首飾,不開名 車,不買名牌,雜牌皮包用到破破舊舊,十年前的衣服還在穿。我沒說出口的是,我連接受別人的服務,都會覺得不好意思,好像自己不配或是不值得。「我就這樣 一直遮遮掩掩。」我這樣作結。

星宇大笑:「妳又沒未婚生子、也沒離婚、也沒前科,有什麼好遮掩的?」

被她這麼一講,我突然覺得自己很好笑XD,於是認真歸納自己遮遮掩掩的原因:「我不想被別人覺得我有後台,抹煞我的努力。我不想被以為我是千金或是靠爸一族或是某某某的女兒。」

星 宇跟我說了一個故事。《當和尚遇到鑽石》的作者是位精通金剛經的和尚,經營鑽石公司賺了大錢,拿這些錢去創辦金剛經學校,學費全免。「要不是他賺 了那麼多錢,誰理金剛經啊?」星宇以這個故事告訴我,我的靈魂選擇降生在這個家庭,必定有某種目的,既已不必為金錢憂慮,便可善用這些資源來成就理想。

我慢慢同意她的話,不過可能還是需要一點時間調適。

身體前後的長虛線

星宇畫著畫著,又笑了:「妳好有趣,妳跟別人離好遠,身體前面跟後面都連著一條線,而且這條線是虛線喔,妳怕跟別人的來往太實了。最好是離得遠遠的,只用一條虛線牽著,當有需要的時候,妳把線這樣一拉,把別人拉過來,結束之後又把他推遠去。妳到底在怕什麼?」

真 是太貼切了。我分析自己的心態,我想我是怕一旦讓別人太靠近,就會開放別人占我的時間、占我的精力、占我的便宜。我想做的事情那麼多,做都做不完 了,怎麼還有時間去跟別人哈啦五四三?這種情況嚴重到我會把朋友分等級。「如果靠我近一點的朋友跑來借錢或是做出什麼讓我覺得他越界的事,我會馬上把他降 級,不跟他往來了。」我說。

星宇笑說:「而且妳對分級這件事還很得意。」

我哈哈大笑,不過這笑中越來越難為情。我知道這是溫柔的提醒,只好坦承,其實這個問題自己早就意識到了,最近也已經準備好要做改變,希望能跟跟別人更靠近一點。

星宇畫出了我爸爸,說:「這件事受妳爸爸影響很大。我聽到妳用小女孩的聲音說,『因為我爸爸說,外面壞人很多,要低調。』」

我猛點頭,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這樣,甚至還曾因此得了皮膚病。不過,現在我已相信能夠改變。

家庭的配置

星宇接著畫出了我媽媽。「妳爸爸媽媽在畫中都離妳很近,他們對妳保護得很好,像是衛星一樣環繞著妳。」

這點也沒錯。

「妳女兒出現了。」星宇的畫中,我女兒跟我爸爸緊密相連。她解讀:「妳女兒跟妳爸很有連結,妳爸爸好喜歡好喜歡妳女兒,妳女兒也喜歡他的陪伴。」

當 星宇這麼說時,我第一個反應是:「有嗎?我媽應該跟我女兒更有連結吧?」在我女兒剛出生時,是我媽最照顧我女兒,但是,最近這幾週的情況就吻合了 星宇的解讀,我媽到山中經營民宿,很久才回來一次,我女兒因此我爸就靠近許多。昨天我女兒才在講:「我最喜歡坐在阿公旁邊了。」

「妳老公出現了喔。他離妳最近。」星宇畫出了一個小巧可愛的圖案。「妳覺得妳老公很有趣。他常常有點天兵,可是他完全不覺得那有怎麼樣,妳就會覺得:『哇,原來也可以這樣啊?』──可是妳不要跟他說我說他天兵喔!」

我大笑。星宇完全道出老公當初吸引我的原因,真的就是因為這樣讓我覺得很可愛呀,特別是在我前一任男友是謹慎小心壓力大的人,老公這樣的特質讓我輕鬆許多。

意外的是,我女兒後面還跟著一個未出世的孩子。星宇問:「妳真的沒有打算要再生嗎?」

我說沒有。星宇說,後面那個孩子會帶著「光的意識」(圖畫最左下角的三角喇叭形),不過,這個孩子會不會來,主要還是取決於個人的自由意志。

好多好多事想做&推動的初衷

星宇作畫的手移到了我的右上腹。「妳有好多事情想要做。我畫出來的就有五件。」

我知道自己有好多事想做,倒是不曾仔細數過有幾件,於是星宇跟我當場數了起來。「想經營花精、想寫作、想辦教育、想引進精油、想引進順勢療法藥劑。」

星宇笑說:「妳很急,妳不想一件做好才輪下一件,妳想要全部一起來。」

「對。我會想趕快弄好。」

「我聽到妳的內在在說:『不要再有人受苦了』。」她對著我強調了幾次:「妳是說,『不要受苦』,『不要受苦』。是這股初衷驅策著妳做這些事情。」

我當下眼鼻就有點酸酸的,遇到知己的感覺。想想好像真是如此,我所有的事業好像都是源於「不希望別人走過我的辛苦路」的起心動念。

廉價的迷思

「但是我看到妳有一些迷思,在那裡打轉。」她畫出了幾個漩渦。

「價 格。」我馬上明白她在說什麼。我喜歡把定價壓低,但是這個舉動往往苦了自己和經銷夥伴,也侷限了整體發展,包括最近想引進的順勢療法商品,可能 都還會依循這個模式。講到順勢療法我就忍不住數落:「順勢藥在臺灣好貴,一管五百多塊,其實在國外很便宜,我買進來只要兩百多,我可以用很便宜的價錢供 貨。」

星宇溫柔地回應:「其實妳要想到,妳要推廣這些,需要給別人豐盛,不然怎麼找得到人一起推?」

一語戳中我的痛處。我只好坦承:「花精就已經嚐過這種苦頭。」因為定價太低,分不出利潤給店家,幾乎每個想來批貨的一聽到利潤那麼低都被嚇跑,導致推了這麼久,經銷據點還沒幾個。

星宇的訊息似乎是叫我要適度調高定價,讓經銷夥伴豐盛,就能招到更多經銷夥伴,推廣花精的力道更大。

「可是…..」我抗議:「如果漲價,漲到臺灣跟英國價差過大,我就成為我從前最愛罵的黑心代理商,這也違背我當初代理的初衷呀!」

不曉得有沒有能讓大眾平價購得,也能讓合作夥伴都豐盛的平衡點呢?這在當下似乎還沒有肯定的解答,星宇建議我找一些人談一談。

我接著想起了另一件計畫:「我找到人來籌備花精認證課,可是我覺得認證課比較貴,就想同步開公益課。」

「公益課是不收錢的嗎?」星宇問。

「完全不收或只收場地費。」我辦學是想把知識傳播出去,倒是沒把牟利擺優先,因此超過一半的收入是給了講師,刺激優秀講師從台北到桃園授課的意願。最近更變本加厲,不想賺錢反想出錢,辦公益課的念頭甚是強烈。

星宇建議:「認證課一定要先,培養出人之後,大家合力推,力氣才大,不然一開始就推公益課,妳自己一個人是要教死嗎?」

我不得不說她真是一針見血啊。

星宇以她自身的經驗建議:「妳現在缺的是人,妳只要抱持著初衷,跟上師祈求,上師就會派人來幫妳。」她話鋒一轉:「可是,妳也不要在上師派人過來的時候,還把那個人趕走。」

我難為情大笑。太有可能,如果我沒有克服害怕與人太靠近的毛病的話。

靈魂會發光

在這些迷思清除掉之後,星宇繪出了好多閃亮的星星。這些星星集中在事業的區塊(右上腹),少部分在家庭(左上腹)。星宇說,家庭的部分比較沒有需要我著力的,事業上我有很多想發揮,當我做這些事的時候,就算再累,也會覺得很有意義。她用了一個形容詞:「靈魂會發光」。

最末,她在我腹部最左下方畫出長長的裙狀物。「我看見妳穿著中東的露肚子服飾,很快樂地跳舞。」她用這句話,形容我當下的狀態,還是說我跟中東有些牽連?天哪,我真該錄音的!

這次體驗光能圖騰,最可惜是忘記錄音。以上只好靠記憶記錄。

最後的禮物

星宇最後送了我一個禮物,讓我多問一個問題。

「我想知道最近婦科的毛病是什麼情緒上的原因?」我問。

星宇手掌懸在我腹部上方,馬上就感應到我腹部的能量,原來我的腹部彷彿在抱怨:「我想做的事情那麼多,我又沒有八隻手,為什麼沒有人來幫我?」過了一會,星宇又聽到它在自責:「事情完成得這麼慢,龜速!」

我強憋著笑,因為一旦笑出來鐵定噴得星宇滿臉口水。這幾個月,因為邊帶女兒邊工作,這些的確是我心中的老大不爽的OS。

離開之後,沿路還笑到肚子一顫一顫。

因為擔心弄髒地板,我在接下來半小時內強行剝落指甲花顏料,剛剝落時是淺橘色,隔天變成深褐色,據說接下來三週內會慢慢變淺消失。我發現如果用去角質的菜瓜布搓,會淡化得比較快,不過反正是畫在肚子,我倒希望它留久一點,可以回味這段爆笑、感動又富有意義的個案體驗。

兩週後的餘波後續

圖騰大約在第10天時出現脫落跡象。兩週時脫落一半。若不特意去搓洗,預計三週會掉光,跟星宇網頁的說明相符。

現在回想,光能圖騰的精準沒有話說,也實在夠好玩,不過,光說好神準、好好玩,還不足以表達這場個案價值的十分之一。

帶著光能圖騰的訊息回家之後,若能化為具體行動來讓自己更好,才是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心念轉變是最重要的。與其懊惱沒有人幫我,不如相信會有很多合適的人來幫我。與其自責龜速,不如相信一切都會在最完美的時間點完成。只要存著這樣的念相,外境會隨之改變。

很有趣的是,個案結束不到一個小時,就碰到一位同學主動說想來晶荷上班。上天的回應真快呀。

這幾天,我也配了一些自救花精配方:

溝酸漿(與人接觸的恐懼)、鳳仙花(急著想完成好多事)、岩水(自我要求過高),同時繼續用矢車菊,讓自己懂得求助,別把所有事情攬在身上了。另外加一瓶臍輪花精,對婦科提供能量上的協助。

至於腹部的敏感天線,純振噴霧中「正向振動」和「保護氣場」這兩款花精,一是淨化,一是保護,超好用的啊!還有,鼠尾草杖也是敏感天線者的必備品,不對勁時,就燻個幾分鐘,馬上就會感到舒緩。我家的鼠尾草杖常備在瓦斯爐旁邊,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,也許我該試著習慣。

by 晶荷社長Sunny 2014.8.20

*附註:

感謝晶荷花精社長寫了分享文放在“晶荷花精社長筆記”部落格中並同意我們取用文章,網址與原文如下

http://crystalherbs.pixnet.net/blog/post/185703471-%E6%98%9F%E5%AE%87%E5%85%89%E8%83%BD%E5%9C%96%E9%A8%B0%E5%80%8B%E6%A1%88%E5%88%86%E4%BA%AB

Close Menu